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2章 第 12 章(1/2)
再冬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回家的路程太远,时间又紧,曲阿姨替她叫来一辆包车,午饭打包,直接送她去火车站。

  她准备上车时,另一边门也打开了,她立着没动,另一头的人坐进车里,朝她说“愣着干什么?”

  她看了眼路旁的曲阿姨。

  曲阿姨走过来,瞧着车里的小阳春“你干什么呢,下来。”

  小阳春道“我顺便去机场。”

  小阳春的母亲正好是今天下午五点多落地机场。

  曲阿姨叹口气,轻哄着她“你上车吧,路上饿了渴了,让他帮你跑腿。”又叮嘱小阳春,“照顾好见见。”

  她上车后系上安全带,车启动后也不见边上的人有动作,她提醒“安全带。”

  “坐后面系什么系。”小阳春不为所动。

  她不再说话,偶尔看窗外,头转回来时眼睛总是辣辣的,车也颠得她头昏脑涨,往后上了大路才平缓下来。

  半途司机下车抽烟撒尿,和人聊天放松一下,小阳春打开车窗冲外面“聊够了就上车,赶时间!”

  司机瞟他一眼,继续和人聊,小阳春手臂够到驾驶座,狂按喇叭。

  司机被他逼回来,原本气势汹汹,后来看见他身形,大约意识到什么,不想惹麻烦,转而小声叨了两句“烟都还没抽完,急什么急。”

  一路无话,到达火车站,小阳春率先拎起她的包。

  只走几天,她只带了两件换洗衣服,一只双肩包就够装了。

  离发车还有段时间,她抱着包坐在候车室,小阳春跷着腿坐在她旁边玩手机。

  她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身旁的人忽然说“饭菜吃了,盒子我带走。”

  偏头,说话的人还在认真点着手机屏幕。

  她没理。

  过了会,小阳春把饭盒打开,伸到她面前。

  她摇头。

  小阳春又把盖子盖上,饭盒重新装进塑料袋,再放回她的双肩包里。

  发车时间到了,她跟着人流进闸,回头看一眼,小阳春握着手机朝她挥了下手。

  她有记忆起,大约参加过三次葬礼,最近的一次在初二那年,送走的人是曲阿姨的丈夫,小阳春的外公。当天有人伤心,但并不悲痛,席间也是和乐融融,仿佛老友聚会。

  直到这一次,她从千里之外返家,似乎才明白死亡究竟意味着什么。

  没人会再在饭点来找她,对她说小区里的枇杷不能摘。

  二十出头的大男孩,意气风发,壮志未酬。

  她咬牙隐忍,晚上和表妹同床,没人能入睡,她抱紧对方,半夜肩膀被表妹的眼泪浸湿,她揉揉对方的脑袋,这一刻成熟无比“乖了,佳宝乖乖睡觉。”

  而她的眼泪也哭干了,在她过了随时随地能向父母撒娇的年龄后,她已经很久没流过泪。

  但她仍没有得到纾解,满腔的情绪像无头苍蝇,它在找一个出口,再找不到,也许就会爆|炸。

  她比计划提前两天回,曲阿姨一家三口正在外旅游,小阳春的母亲还带上了方柠萱,她跟曲阿姨通电话时,听见一片欢声笑语。

  她没告知曲阿姨她已经回来了,放下包,她在客厅呆坐半小时,然后洗澡,把前几天带走的餐盒放回橱柜,原本还想喂鸭,没见到鸭子,她猜鸭子应该被托付给了邻居。

  她进仓库转了圈,一顿乱吹乱弹,夕阳西下时,她想起去年此时,表妹爬树为她摘枇杷,而她在树下,仿佛能接住对方落下的笑。

  她坐在仓库门口,面朝着昏黄的晚霞,拨动了一下琴弦。

  在仓库呆到后半夜,期间她感觉不到口干和饥饿,第二天一早,她吃了点面条,又窝进仓库。

  曲阿姨他们到家时,她两天只吃过一顿主食,其实只是两天没认真吃饭,曲阿姨就说她瘦了一圈。

  她低头看自己“哪有。”

  曲阿姨说“待会儿去借个体重秤,你称称看。”

  小阳春咬着根黄瓜过来,握起她手腕,拿手掐了她一圈,然后拿下嘴里的黄瓜,评估道“瘦了,以前揍你的时候,掐你腕子掐不了这么多。”

  她给他一个白眼“那是你现在又高了,手大了!”

  小阳春的母亲没呆两天就返回柬埔寨了,日子继续过,她每天两点一线,空时不是窝仓库就是蹲黄河边,大约是夏天太闷热,她食欲不佳,餐餐都吃不进东西,偶尔和表妹通话,表妹说这可能是苦夏,她自己也是没胃口,还伴随着失眠。

  她庆幸她的睡眠质量还行。

  但因为食欲不振,她在极短的时间内肉眼可见的瘦了下来,脸颊上的婴儿肥逐渐消失,牛仔裤直往胯|下掉。

  这天晚上,曲阿姨和老人们在外乘凉,她一个人踱到老地方,找了棵树,舒服地躺下,看着对岸的万家灯火,听着黄河的滚滚浪声。

  她哼起歌来,节奏舒缓又带点跳跃,哼到结尾,她听见微信声音,不是她的,她的诺基亚装不了微信。

  她回头,果然看见小阳春胳膊搭着树干,两人视线对上。

  “你作业写完了?”她问。

  “该我问你。”小阳春捡走地上的枯树枝,往她边上一坐。

  “没呢,待会儿你借我抄。”他们虽然不同班,但有两门课的作业相同。

  小阳春伸开腿,舒展肩胛骨和脖颈,懒洋洋地说“好处。”

  她说“我帮你送情书。”

  小阳春说“你有封情书在我那儿。”

  她问“刚怎么没给我?谁写的?”

  小阳春反问“我的呢?”

  “在教室,忘拿了,明天给你。”她又一次问,“我那封谁写的?”

  “二班的一个,叫许什么。”

  她想了想“没印象。”

  风吹浪滚,她指着左岸说“我刚才看见有人在那里游泳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“这是黄河。”

  “怎么?”

  “黄河里游泳诶。”

  小阳春翻起眼皮,看着她说“我以前还常游到对面。”

  她不信“怎么可能,我怎么没看见过你在里面游泳。”

  “几年前了。”

  “那你现在游一个。”

  “找死?”小阳春捡起枯树枝往黄河一抛,“不知道哪来个旋涡,就能把人吞了。”

  月色昏暗,她没看清枯树枝究竟是不是被吞了,她托腮望着对岸说“我还没去过那里。”

  “跨省了。”

  “我知道。”

  在来芜松镇生活之前,她从没想过一条河的两端会是两个省,有种白天与黑夜,人间与天堂的一线相隔感,同在世间,却生活在两个世界,明明跨出一步就能抵达彼端,可这就是天堑。

  这条河没法横跨,要去到对岸,得坐一段漫长的车,想象只能被现实抹杀。

  小阳春说“我们以前把钱扎塑料袋里,游到对面,吃一顿饱的再游回来。”

  “那里有什么好吃的?”

  “也就那样,”小阳春回想了一下,“有家店蜜三刀和水晶饼的味道不错,是招牌。”

  她抱着膝盖,歪头看着他。

  他转头对上她的眼,顿了下,问“没吃过?”

  “嗯,”她说,“这两样听说过,没见过。”

&e
为您推荐